党建
产业
国际
责任
信息
商务
纪检
专题
文化
简体版 | 繁體版 | ENGLISH
news.png

yabo娱乐

基层特稿

贵州金元:两个突击队的“较量”
来源:贵州金元作者:班正堂日期:19.04.16

——安顺水电厂汛前腾库清淤助水电运营管理提升

  近日,贵州金元安顺水电厂翁元电站利用大坝上游河道来水最枯空档,放空库水及时腾库,组织全站员工彻底清除大坝库区堆积体淤泥3000立方米,助力水电生产运营管理提升。

  早上8:00左右,翁元电站水库如期彻底放空了。一大堆淤泥夹杂枯枝腐叶堆积体,严重堵塞坝前的发电取水口边缘,“如不及时彻底清除,将严重影响汛期机组发电生产安全。”该站站长黄昌荣解释道,“据估算,全部清走坝前库底淤泥,估计有3000立方米,采取人工清淤,30个人需要20天才能完成。”

  副站长焦荣焦急地跑过来对黄昌荣说:“刚才我下去测量了一下,实际数量比实施方案要多得很多。现场淤泥很稀,挖机根本下不去,唯一办法只有采用人工清淤。”黄昌荣对焦荣说:“如果总厂支援队不来,我们自掏难度无异于蚍蜉撼大树,但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办,无论如何必须完成,只要老天再宽限几天,多出几个红太阳就好了。”

  黄昌荣马上召集所有在坝上的同志,清点一下干部员工共有10名,大声动员道:“同志们,目标已经出现,不能按方案等齐支援队伍再动手,时间不等人啊,这么宠大的‘蛋糕’,要在6天内“吃掉”,是不可能的,万一天气变了,来一场大雨,淤泥刨不走,这个责任谁都背不起啊。所以,我们只有打一场自力更生的掏泥战了。在场的正好有5名党员,5名团员青年,刚好成立一支党员突击队和青年突击队。我和焦站一个人带一个队,韦虎调来党员队掏淤泥,焦站换去带青年队负责拖运。我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发扬“金元精神”和‘翁元精神’,做好打一场恶战的准备,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,你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啊?”

  起初大家静静听着,谁都没有说话,但经黄昌荣这么一振臂、一动员,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,9名队员异口同声高声回答:“有。保证完成任务。”然后,各找各的劳动工具,依次顺着爬梯转身手脚并用爬下库底。

  韦虎是个160厘米的小个子,身体单薄,铲子提不动,镐锄举不起,做事踉脚跄手的。有人唆使韦虎去抱着高压水枪冲击淤泥时,由于水枪冲击力的惯性将他连滚带爬摔了好几个跟斗,在淤泥浆液里打几个趔趄,像泥鳅钻豆腐,一摆一身污泥,一脸泥猴滑稽相,只见两只明亮睿智的眼球在眨巴轱辘地转动,逗得大家个一阵捧腹。尤其青工马凯笑得最欢,被大几岁的周涛从屁股踢了一脚,一个踉跄直直地滑出三四米远,在堆积体松软的泥浆裹挟中陷入污泥里,像条鲤鱼弹跳摆动似的,又引得人们一阵哄堂大笑,欢声不迭。

  泥浆飞溅,水泵轰鸣,但工作进度还是缓慢,党员队伍毕竟是中年人居多,加上韦虎“拖后腿”,掏泥总是供应不上青年队运输的进度,使流水线缓慢前行。

  “这里有条大鱼,快点逮住,晚上下酒。”突然,孙智伟兴奋地急促叫着。

  余涛涛、杜八一和丁文等不约而同朝孙智伟方向奔去。

  “捞鱼摸虾,误了庄稼。工作有劳动纪律,不准捉鱼啊。”黄昌荣立即强行制止。

  一群新老队员极不情愿地返回原地,都眼巴巴地目送着、巴望着一群群大大小小的鱼儿、小虾,从眼前、脚边顺水流走,不时弹奏出“哔哔啪啪”、“哗哗啦啦”的响声,无不勾起儿时捉鱼童趣桥段的一脸欢畅馋相,无不露出吞咽口水惋惜的神情。

  这时,党员葛明凯大声抗议,“两个队分开干,各队自组合,自己掏自己运,避免窝工。”

  杜八一、丁文等几个青年随声附和着,借机发泄禁止捉鱼的不快,“同意。哪个队输了,请赢家吃饭喝酒哦。”“各队搞完各队提前休息,党员队不要影响我们青年队啊。”

  这样,党员队抽签得了以2、3号中间闸门墩为界的往左岸3、4号闸门位置至河岸的淤泥堆,目测离冲沙底孔口更远,虽然矮点、平点,但是距离远,面积大。而青年队则抽得以2、3号中间闸门墩为界的往右岸1、2号闸门孔位直至河岸边,离取水口更近的淤泥堆,虽然高点、陡点,但是距离很近,随便一拖拉,淤泥便快速流进冲沙底孔口了,以为占到大便宜了,全队笑得前仰后合。

  韦虎虽然个子小,但毕竟是大学生,头脑灵活。韦虎在老乡家找来一块枋板,在枋板中间钉一根木棍作把手,在枋板两端各钻一个孔洞,在两个孔洞各穿一根麻绳,然后在麻绳一侧打了个关锁结,挡住麻绳受力不能退回。这样两个人牵引着一根麻绳,4个人负责把住两根麻绳搭在肩上在前面拉着走,由黄昌荣扶住枋板中间的把手(舵手),推起一堆软稀泥在后面跟着走,像农村赶田一样,拖泥带水,一拖就是一大片,一起涌进冲沙底孔,不到半天功夫,目标清除了不少。而青年队还在老老实实地打排手传递,半天不起效果,还弄得满身花屁花股,浑身泥股捎带,样子非常狼狈。这回轮到韦虎笑他们队了。

  中午时分,符艳、葛琳和何必珍3名女同志送来饭菜,直接端到淤泥现场。队员们三三两两围成一堆,吃起热气腾腾的饭菜后,疲劳顿时消除了大半,精气神立马又提振上来了。

  关脚、洛凡电站两位站长率众赶来支援,尽管慢了半拍,仍是雪中送碳。他们除了组成现场指挥、安全巡查、后勤保障组以外,其余人员全部编进党员和青年突击队里,积极投身清淤工作。一下子党员队和青年队的队伍壮大了很多。累弯了腰的马凯的“龙门阵”又开始聒噪起来,引得笑声不断,给劳动的气氛增添了不少活跃的笑料。

  晚上的清淤进展非常顺利,远远超出了预期。党员队有韦虎发明的“利器”后显得事半功倍,而青年队则不甘示弱,余涛涛利用一块钢板绑上4只大箩筐装满泥渣,所有的人员都在前面拉着跑,朝着冲沙底孔口奔去,尽管汗流浃背、挥汗如雨,但是省功省力,快捷不少。

  接下来的3天里,微风不燥,阳光正好。人心齐,泰山移。两队操作人员齐心劳作,你追我赶;指挥人员心细如发,面面俱到;监护人员尽心尽责,不放过任何一丝安全隐患;后勤人员精心周到,确保食宿可口舒适,各个工作部位井然有序。泥渣堆积体这块“大蛋糕”在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下,被党员和青年两个突击队剜去了大半,切割得四分五裂、分崩离析,能顽强抵抗的所剩无几。正应了古话“人少好过年,人多好种田。”

  “行百里者半于九十。安全无小事,既要坚决完成清淤任务,又要高度重视施工安全,绝不能有半点马虎和带有一丝侥幸心理。”副厂长陶国了解现场情况后,电话警告黄昌荣。事后仍不放心,当天下午就急冲冲地赶到现场坐镇指挥了。

  随行的纪委书记、工会主席曾祥远看到一群宛如世界象棋棋盘上的棋子一样,游走在棋盘各个角落的、体无完肤的“泥人”,格外心疼,不顾随行人员劝阻,执意抓着爬梯下到坝底,一个箭步踏进泥浆、淌到现场慰问党员和青年两队员工,令每位队员感动得鼓掌欢迎。

  “难怪陶副厂长高度紧张:坝高37.5米,坝顶上有人畜、车辆来往穿梭,有围观的和不明真相的路人;坝底下有数十名队员在劳动,有数十名闲杂人员在哄抢捉鱼;水库正常库容650万立方米,库上游有数米高围堰导水墙,一旦溃坝,后果不堪设想;现场有带电劳动工具,电源线纵横交错;坝下游有放牧的,游泳的,捉鱼的,一切隐患都可能‘点燃’事故的‘燃点’。”一位戴袖章的安全监督员解释道。

  好在,韦虎、葛明凯、孙智伟等党员突击队员一阵高过一阵霸气高喊:“党员队赢了,党员队赢了,党员队胜利了,我们是战无不胜的党员突击队!”坝上的人群才下意识地伸头朝坝底张望。坝底下有收拾工具朝青年队阵地集结帮忙的身影,说明胜利在望了。此时,偏西的太阳午睡正酣。

  随着陶国“启动”一声令下,一扇工作闸门、四扇弧形闸门相继徐徐下降落入槽轨,标志着此项工程安全地胜利闭幕了。

  至此,翁元电站从大坝放空,坝前泥渣堆积体清理,到下闸蓄满库水原计划要6天才完成,结果仅用4天就全部完成了目标任务,节点工期比原计划提前了2天恢复正常发电。

  “望着掏得干净清爽宽阔的库底清挖轮廓线,对照岸边、坝面上的洪水线,联想起昔日深不可测、暗流涌动,有着莫明恐惧的大水库,突然被我们彻底征服了,心底由然生出一种无边的自豪感和成就感。”韦虎和马凯一脸豪迈,满脸洋溢着胜利者青春的气息。

  “遥望着清澈透亮、山水一色的库区,不禁使我感叹组织力量的强大。起初,看到堆积如山的淤泥,在坚如磐石的堆积体面前,自已显得很渺小。但是,当我们在阵地上树起了‘党员突击队’和‘青年突击队’的队旗时,给我壮大了力量,坚定了我要战胜强大‘敌人’的强烈信心。集体的力量是坚不可摧的、是所向无敌的。”焦荣仰望着飘扬红旗自豪地说。

您是第   位浏览者
友情链接:每日头条新闻网  人人热点  朋友圈新网  自媒网-  瓦斯阅读  内蒙古新闻网  西藏新闻社  指尖广西  中国·黑龙江  每日青海